我都当赘婿了,还要什么脸_第20章 因材施教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20章 因材施教 (第1/3页)

  苏映雪看着嬉皮笑脸的四人,整个人快要气炸了。

  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,她看向江逸风的目光,足以把江逸风千刀万剐,碎尸万段。

  自从这个男人出现后,自己多么听话的弟弟,先是去青楼,而后连夫子都敢欺骗,没有意外的话,他们还去了煤山。

  这才两日,便带着自己弟弟做出这么多恶劣的事情,若是时间再长一些,那还了得。

  想到此处,苏映雪怒喝一声,“跪下。”

  听到这两个字,苏东楚只觉得灵魂一颤,双腿不受控制一软,朝着地面便要跪下去。

  然而,眼看着就要跪下的时候,他眼睛余光看到江逸风纹丝不动,便强行控制住身体,没有跪下去。

  我大哥都没跪,我凭什么要跪?

  想到这里,苏东楚还朝着投去目光,仿佛在说,大哥你放心,我不会给你丢脸。

  王琨和宋远觉察到苏东楚的目光,也都看向江逸风,而后扬了扬头,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。

  “……”

  江逸风感受到三人目光,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  你们能不能不要看我?

  我现在也很紧张。

  让你们跪就跪,抵抗是没有活路的,认怂才是唯一选择。

  还有……

  不要一遇到事情,就把目光投向我,搞得我是主谋一样。

  虽然江逸风不想出头,想当个缩头乌龟,但他同时明白,依靠三个小弟只会死得更快,他必须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。

  于是乎,他向前跨出一步,问道:“我能否问一句,为何要跪?”

  苏映雪冷哼一声,“苏东楚谎称自己生病,找了夫子请病假,实则他跟着你去了煤山,那里有多危险你知道吗?要是出事了怎么办?”

  “这就是你让他下跪的理由?”

  “不够吗?”

  “不够!”

  江逸风叹了一口气,声音中透着无奈,“昨晚便已经告诉你,苏东楚不适合在书院,这样不利于他作诗。”

  一旁的夫子闻言,皱起了眉头,“不适合在书院,此言是何意?”

  江逸风朝着夫子拱了拱手,解释道:“苏东楚拥有作诗的天赋,想必夫子已经知晓,但夫子觉得,只在书院的方寸之地,真的能作出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